• <ins id="qdv8b"></ins>

    我最初的人生思索


    頻道:家教直通車 來源:天津家教網 點擊:184 日期:2019-10-10

    大概是我九歲那年的晚秋,因為穿著很薄的衣服在院里跑著玩,跑得一身汗,又站在胡同口去看一個瘋子,拍了風,病倒了。

    病得還不輕呢!面頰燒得火辣辣的,腦袋晃晃悠悠,不想吃東西,怕光,尤其受不住別人嗡嗡出聲地說話……

    媽媽就在外屋給我架一張床,床前的茶幾上擺了幾瓶味苦難吃的藥,還有與其恰恰相反,挺好吃的甜點心和一些很大的梨。

    媽媽用手絹遮在燈罩上,嗯,真好!燈光細密的針芒再不來逼刺我的眼睛了,同時把一些奇形怪狀的影子映在四壁上。為什么精神頹萎的人竟貪享一般地感到昏暗才舒服呢?

    我和媽媽住的那間房有扇門通著。該入睡時,媽媽披一條薄毯來問我還難受不?想吃什么?然后,她低下身來,用她很涼的前額抵一抵我的頭,那垂下來的毯邊的絲穗弄得我的肩膀怪癢的。

    “還有點燒,謝天謝地,好多了……”她說。在半明半暗的燈光里,媽媽朦朧而溫柔的臉上現出愛撫

     

    最后,她扶我吃了藥,給我蓋了被子,就回屋去睡了。只剩下我自己了。

    我一時睡不著,便胡思亂想起來。腦子里亂得很,好像一團亂線,抽不出一個可以清晰地思索下去的線頭。

    白天留下的印象攪成一團:那個瘋子可笑和可怕的樣子總纏著我,不想不行;還有追貓呀,大笑呀,死蜻蜓呀,然后是哥哥打我,挨罵了,嘔吐了,又是挨罵;雞蛋湯冒著熱氣兒……

    穿白大褂的那個老頭,拿著一個連在耳朵上的冰涼的小鐵疙瘩,一個勁兒地在我胸脯上亂摁;后來我覺得腦子完全混亂,不聽使喚,便什么也不去想,漸漸感到眼皮很重,昏沉沉中,覺得茶幾上幾只黃色的梨特別刺眼,燈光也討厭得很,昏暗、無聊、沒用,呆呆地照著。

    睡覺吧,我伸手把燈閉了。我伸手摸摸自己的臉、鼻子、嘴唇,覺得陌生又離奇,挺怪似的……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    我是從哪兒來的?從前我在哪里?什么樣子?我怎么成為現在這個我的?將來又怎么樣?長大,像爸爸那么高,做事……再大,最后呢?老了,老了以后呢?這時我想起媽媽說過的一句話:“誰都得老,都得死的。”

    死?這是個多么熟悉的字眼呀!怎么以前我就從來沒想過它意味著什么呢?死究竟意味著什么?

    像爺爺,像從前門口賣糖葫蘆那個老婆婆,閉上眼,不能說話,一動不動,好似睡著了一樣?墒谴蠹铱薜媚敲磦。到底還是把他們埋在地下了。

    黑了!霎時間好像一切都看不見了。怎么這么安靜、這么舒服呀……

    跟著,月光好像剛才一直在窗外窺探,此刻從沒拉嚴的窗簾的縫隙里鉆了進來,碰到藥瓶上、瓷盤上、銅門把手上,散發出淡淡發藍的幽光。

    遠處一家作坊的機器有節奏地響著,不一會兒也停下來了,偶爾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貨輪的鳴笛聲,聲音沉悶而悠長……

    燈光怎么使生活顯得這么狹小,它只照亮身邊;而夜,黑黑的,卻頓時把天地變得如此廣闊、無限深長呢?

    我那個年齡并不懂得這些。思索只是簡單、即時和短距離的;憂愁和煩惱還從未有乘著夜靜和孤獨悄悄爬進我的心里。

    我只覺得這黑夜中的天地神秘極了,渾然一氣,深不可測,浩無際涯;我呢,這么小,無依無靠,孤孤單單;這黑洞洞的世界仿佛要吞掉我似的。

    這時,我感到身下的床沒了,屋子沒了,地面也沒了,四處皆空,一切都無影無蹤;自己恍惚懸在天上了,躺在軟綿綿的云彩上……周圍那樣曠闊,一片無窮無盡的透明的烏藍色,這云也是烏藍烏藍的;遠遠近近還忽隱忽現地閃爍著星星般五光十色的亮點兒……

    這天究竟有多大,它總得有個盡頭呀!哪里是邊?那個邊的外面是什么?又有多大?再外邊……難道它竟無邊無際嗎?相比之下,我們多么小。我們又是誰?這么活著,喘氣,眨眼,我到底是誰呀!

     

    為什么要把他們埋起來?他們不就永遠也不能說話,也不能動,永遠躺在厚厚的土地下了?難道就因為他們死了嗎?

    忽然,我感到一陣死的神秘、陰冷和可怕,覺得周身就仿佛散出涼氣來。

    于是,哥哥那本沒皮兒的畫報里臉上長毛的那個怪物出現了,跟著是白天那只死蜻蜓,隨時想起來都嚇人的鬼故事;跟著,胡同口的那個瘋子朝我走來了……

    黑暗中,出現許多爺爺那樣的眼睛,大大小小,緊閉著,眼皮還在鬼鬼祟祟地顫動著,好像要突然睜開,瞪起怕人的眼珠兒來……

    我害怕了,己從將要入睡的懵懂中完全清醒過來了。

    我想——將來,我也要死的,也會被人埋在地下,這世界就不再有我了。

    我也就再不能像現在這樣踢球呀,做游戲呀,捉蟋蟀呀,看馬戲時吃那種特別酸的紅果片呀……還有時去舅舅家看那個總關得嚴嚴實實的迷人的大黑柜,逗那條瘸腿狗,到那亂七八糟、雜物堆積的后院去翻找“寶貝”……

    而且再也不能“過年”了,那樣地熬夜、拜年、放煙火、攢壓歲錢;表哥把點著的鞭炮扔進雞窩去,嚇得雞像鳥兒一樣飛到半空中,樂得我喘不過氣來;我們還瞞著媽媽去野坑邊釣魚,釣來一條又黃又丑的大魚,給饞嘴的貓咪咪飽餐了一頓;下雨的晚上,和表哥躺在被窩里,看窗外打著亮閃,響著大雷……

    活著有多少快活的事,死了就完了。那時,表哥呢?妹妹呢?爸爸媽媽呢?他們都會死嗎?他們知道嗎?怎么也不害怕呀!我們能夠不死嗎?活著有多好!大家都好好活著,誰也不死。

    可是,可是不行啊……“誰都得老,都得死的。”死,這時就像擁有無限威力似的,而且嚴酷無情。在它面前,我那么無力,哀求也沒用,大家都一樣,只有順從,聽擺布,等著它最終的來臨……

    想到這里,尤其是想到媽媽,我的心簡直冷得發抖。

    媽媽將來也會死嗎?她比我大,會先老,先死的。她就再不能愛我了,不能像現在這樣,臉挨著臉,摟我,親我……

    她的笑,她的聲音,她柔軟而暖和的手,她整個人,在將來某一天就會一下子永遠消失了嗎?她會有多少話想說,卻不能說,我也就永遠無法聽到了;她再看不見我,我的一切她也不再會知道。

    如果那時我有話要告訴她呢?到哪兒去找她?她也得被埋在地下嗎?土地,堅硬、潮濕、冷冰冰的……

    我真怕極了。先是傷心、難過、流淚,而后愈想愈加心虛害怕,急得蹬起被子來。

    趁媽媽活著的時光,我要趕緊愛她,聽她的話,不惹她生氣,只做讓大家和媽媽高興的事。哪怕她還罵我,我也要愛她,快愛,多愛;我就要起來跑到她房里,緊緊摟住她……

    四周黑極了,這一切太怕人了。我要拉開燈,但抓不著燈線,慌亂的手碰到茶幾上的藥瓶。我便失聲哭叫起來:“媽媽,媽媽……”

    燈忽然亮了。媽媽就站在床前。她莫名其妙地看著我:“怎么,做噩夢了?別怕……孩子,別怕。”

    她俯身又用前額抵一抵我的頭。這回她的前額不涼,反而挺熱的了。“好了,燒退了。”她寬心而溫柔地笑著。

    剛才的恐怖感還沒離開我。這是怎么回事?我茫然地望著她,有種異樣的感覺。

    一時,我很沖動,要去擁抱她,但只微微挺起胸脯,腦袋卻像灌了鉛似的沉重,剛剛離開枕頭,又墜倒在床上。

    “做什么?你剛好,當心再著涼。”她說著便坐在我床邊,緊挨著我,安靜地望著我,一直在微笑,并用她暖和的手撫弄我的臉頰和頭發。

    “你剛才是不是做噩夢了?聽你喊的聲音好大哪!”

    “不是,……我想了……將來,不,我……”

    我想把剛才所想的事情告訴給媽媽,但不知為什么,竟然無法說出來。是不是擔心說出來,她知道后也要害怕的。那是件多么可怕的事!

    “得了,別說了,瘋了一天了,快睡吧!明天病就全好了……”

    昏暗的燈光靜靜地照著床前的藥瓶、點心和黃色的梨,照著媽媽無言而含笑的臉。她拉著我的手,我便不由得把她的手握得緊緊的……

    我再不敢想那些可怕又莫解的事了。但愿世界上根本沒有那種事。

    棲息在鄰院大樹上的烏鴉不知為何緣故,含糊不清地咕嚷一陣子,又靜下去了。被月光照得微明的窗簾上走過一只貓的影子,漸漸地,一切都靜止了,模糊了,淡遠了,融化了,變成一團無形的、流動的、軟軟而迷漫的煙。我不知不覺便睡著了。

    一個深奧而難解的謎,從那個夜晚便悄悄留存在我的心里。后來我才知道,這是我最初在思索人生。

    ------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 未經允許請勿轉載, 如有任何問題請聯系我們。

    編輯者:天津家教網http://www.awiuk.cn)


    區域:和平區 河東區 河西區 南開區 河北區 紅橋區 塘沽區 漢沽區 大港區 東麗區 西青區 津南區 北辰區 武清區 寶坻區 靜海區
    學校:南開大學 天津外國語大學 天津大學 天津理工大學 天津師范大學 河北工業大學 天津工業大學 中國民航大學 天津醫科大學 天津財經大學 天津科技大學 天津中醫藥大學 天津城市職業學院 天津冶金職業技術學院 天津鐵道職業技術學院 天津商業大學 天津城建大學
    科目:數學 語文 物理 化學 英語 歷史 地理 政治 鋼琴 美術 書法 網球 日語 托福 雅思 計算機 韓語 奧數 吉他 圍棋 英語口語 法語 德語 成人 外教 幼兒 作文
    國家工信部備案許可證:ICP備09158345號 ▲返回頂部▲
    Copyright 2007-2014 天津家教中心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波克棋牌官方